1. 熱門產品:

        行業新聞
        您所在的位置:

        看國外是這樣處理生活垃圾的

        來源:源通機械   時間:

        ?5月中旬,上海啟動了生活垃圾干濕兩分法試點,試圖從源頭減量,提高生活廢棄物資源化利用率。自1995年以來,上海的垃圾分類先后經歷了“有機垃圾、無機垃圾”,“有害垃圾、玻璃、可回收垃圾、其他垃圾”、“可回收垃圾、不可回收垃圾”等多種嘗試,15年下來,收效遠趕不上垃圾的增長速度。

          正全力推廣垃圾分類的杭州,眼下則遭遇了“實名制”爭議:一些社區垃圾桶的塑料袋上標明每袋垃圾的門牌號,居民每天扔廚余垃圾時,旁邊有專人驗收打分,得分情況定期公示在小區的“垃圾分類試點積分示意圖”上。居民心里卻起疙瘩——“隔夜飯”的隱私全暴露了。

          6月份,廣東東莞計劃正式啟動垃圾分類處理,箭在弦上,不過當地媒體發現,各鎮區基本還沒有實質性動作,連垃圾分類處理所需要的經費由誰來承擔也還沒搞清楚。另外,擱淺于2009年的廣州番禺垃圾焚燒發電廠的選址博弈至今尚未有定論。

          當不少發達國家的垃圾回收再利用在產業結構中占有越來越重要的位置,熱身多年的中國試點城市,這次能不能沖出起跑線?

          “其實垃圾回收也可以像購物一樣輕松有趣啊。”尼爾斯·蘭德科維斯特(Nils Lundkvist)從1988年開始就在瑞典首都斯德哥爾摩市的垃圾管理協會工作。在這位規劃師的帶領下,記者開始了在瑞典的垃圾回收體驗之旅。

          花了30年,走了這么遠

          瑞典王國,在他們自己的語言中,有“安寧王國”的意思。這個北歐較大的國家,坐落在斯堪的納維亞半島東南部,東北與芬蘭接壤,西北與挪威為鄰,西南和丹麥隔海相望。由于風光迷人、環境優雅,近些年來瑞典常被聯合國或歐美雜志評為“全球較宜居住國家”之一。

          由14個大小島嶼及一個半島組成的首都城市斯德哥爾摩水道縱橫,橋島相連,更有“北方威尼斯”的美稱,去年還從35座歐洲城市中脫穎而出,成為一座被歐洲委員會授予“歐洲綠色之都”稱號的城市。

          一座城市的清潔,與市民自覺保護環境、合理處理生活垃圾的好習慣不無關系。從上世紀80年代起,瑞典政府花了一代人的時間培養垃圾分類的意識。尼爾斯說,一開始的五六年,大家也嫌麻煩,還是把垃圾一股腦兒扔到垃圾箱。政府曾采取措施,設定監督員在垃圾收集中心監督,抓到未按規定分類的,就要進行罰款。但這種懲戒性的做法并不受歡迎,所以沒有實施下去。

          后來,政府和各環保組織在不遺余力地向大人普及垃圾分類知識的同時,想到“從娃娃抓起”,教育小學生們垃圾分類及循環利用的好處,再由孩子回家告訴大人,在言傳身教和互相監督中逐漸形成家庭傳統。為了方便市民辨識,垃圾管理部門還重新設計了垃圾桶的投放口形狀,如瓶罐垃圾桶設成圓孔狀,扔紙盒紙箱的垃圾桶設成扁平狀,這樣就大大減少了資源錯置的現象。

          瑞典人家的垃圾桶大致分成四五格,分別盛放有機垃圾、金屬、玻璃、紙類等。社區垃圾收集站有許多不同顏色的容器,方便對號入座。此外,大綱之下還有細則。比如,有色玻璃和無色玻璃要分開,新聞紙(報紙)和其他紙張要分開,牛奶盒要沖洗干凈,不能留有奶漬,指甲油、顏料、化學物品等不能回收,要投放到專門收集點……如果對垃圾分類有任何問題,不知道該如何歸類,居民可以打電話到垃圾處理信息中心、或者上管理部門網站尋求答案。

          尼爾斯介紹,斯德哥爾摩市內約有7.3萬個垃圾收集點,涵蓋了14座島上40萬戶住宅和別墅所產生的生活垃圾,每周由承包商派出的清運卡車收集一次,如果承包商沒有盡責,會立刻被判出局。至于有害垃圾,有專車每晚在100個固定點巡回收集。

          清運費用遵循按量計費的原則,即垃圾產生少,繳的錢就少。額度由市議會決定,業主承擔,住戶分攤。根據統計數據,一個瑞典人平均每年產生的生活垃圾約有480公斤。一般,一棟別墅每年繳費約合200—220歐元。

          當然,住戶也可以選擇自己將垃圾投遞到收集總站。Bromma垃圾回收站是瑞典較大的回收中心之一,據市中心車程約15分鐘。居民們可以自己開車,把已經分類袋裝好的垃圾送到這里來。相比專車收集,這樣做或許省不了太多錢,也沒有額外獎勵,但這顯然成為了一種“樂趣”。

          記者看到,一對年輕夫妻自駕車來到收集中心門口,將車停好,從后備箱中取出5大袋垃圾,放到收集站免費提供的小推車上。收集站好像一家大型市場,樹了許多藍色標牌,上面指出對應的垃圾投放口接納什么樣的垃圾,細則上還有更加詳細的說明。年輕夫婦只要推著小車找到對應投放點,把垃圾送入藍色箱子即可,輕松利落。整個收集站,沒有想象中的異味。

          尼爾斯又帶我們走進垃圾站的一間小房間,里面有幾排“貨架”和櫥柜,分門別類地放著殺蟲劑噴霧罐、滅火器等廢棄物。“這是專門收集有害垃圾的,你只要把垃圾放到這里的柜臺,就可以走人。剩下的會有穿制服、戴手袋的專人來處理。”

          在斯德哥爾摩,一共有5個像這樣的大型收集站,幾乎全年開放。

          另外,超市也在垃圾回收鏈條中扮演著重要角色。根據“押金回收制度”,消費者將喝完飲料的易拉罐、塑料瓶和玻璃瓶投入超市自動回收機后,機器就會自動吐出收據,消費者按照收條上的數字到收銀臺兌換現金,每只易拉罐或玻璃瓶可從商場領取0.5—2瑞典克朗(1瑞典克朗約1.04元人民幣)。

          化垃圾為能源

          經過嚴格分類的垃圾將被回收利用,未回收利用的垃圾則被運到集中的回收工廠進行再生利用或焚燒。2005年,瑞典法律規定,填埋有機垃圾是非法的,所有有機垃圾都要通過生物技術處理變為堆肥、沼氣或混合肥料,或進行焚化。

          瑞典環境保護機構顧問桑娜(Sanna Due)說:“如今垃圾變得越來越有價值,大家都爭著要垃圾呢。”瑞典的垃圾處理原則是較大限度地循環使用,較小限度地填埋,優先順序分別為減少垃圾的產生、重復利用、再循環、填埋。根據2009年統計數據,瑞典有48%的垃圾進行焚燒處理,35%回收再利用,14%作生化處理,1.4%非有機垃圾予以填埋(要繳稅),1%是有害垃圾。

          焚燒處理產生的能源要么用來發電,要么賣給地區供暖系統。目前,瑞典共有30家城市固體垃圾焚化廠,其中16家是熱電聯產式,13家是鍋爐供熱式,可為81萬戶家庭供熱,為25萬個家庭供電,還有一家是為企業提供蒸汽。

          瑞典政府于2006年制定“焚化稅”,即按照焚化廠的電能產量交稅,電能產量越高,交稅比例越低,目的是推廣熱電聯產式焚化爐,減少供熱式焚化爐,從而提高能量利用效率高。

          記者曾在斯德哥爾摩看到一根高大的煙囪,排放出白色的霧氣。據介紹,這就是垃圾焚化廠的煙囪。聯想廣州垃圾焚化廠遲遲未能定址,國內一些專家反對盲目上馬垃圾焚燒廠,就是考慮投資和運行成本高,焚燒過程會產生二惡英等有害氣體。瑞典人對焚化廠沒有NIMBY(鄰避,即不要在我家旁邊)心結嗎?更何況桑娜告訴我們,“有些垃圾焚化廠離居民區才1公里左右”。

          一開始當然也會排斥。以位于瑞典第三大都市馬爾默的SYSAV廢棄物處理廠為例,這是瑞典南部較大的垃圾焚化廠,接收、回收并處理瑞典南部的家庭和企業的廢棄物。建廠之初,投資方花了差不多10年時間和附近居民溝通,并且拿出可行方案,才漸漸為當地人接受。

          焚燒過程中,垃圾轉化為焚化爐底灰、煙道氣、粉塵顆粒和熱。SYSAV公司的1 號、2號焚化爐建于1973年,煙道氣回收較初只采用一個簡單的過濾系統,用石灰除去其中的酸性物質。

          2000年開始,瑞典對舊的焚化爐進行改造。2005年,SYSAV公司安裝了多功能煙道氣清洗系統,可以分別去除氯化氫、二氧化硫、氫氟酸等污染物,嚴格確保煙道氣排入大氣時,空氣污染低于國家標準,還能同時回收余熱。所以現在人們看到的煙囪排放出來的白煙,主要成分是水蒸氣。煙道氣回收物可用于中和礦山廢料,并一起填埋。焚燒產生的能源,則可以賣給政府,或供應地區的家庭取暖,或轉換為電力。

          拉斯坦·尼爾森(Rustan Nilsson)在SYSAV專門接受市民咨詢、提供教育普及,平時經常帶學生們到廠區參觀。他介紹:“從生態循環的角度來看,我們認為廢棄物也是一種資源。我們根據每種廢棄物的潛在價值,以較符合可持續發展的方式來處理。憑借這種理念,2010年,我們已經做到97%的垃圾循環利用或被用來制造可再生能源。”

          現在SYSAV每年能“消化”55萬噸垃圾,胃口填不滿,還會從挪威“進口”垃圾。每年產生的能源可為7萬戶家庭供暖。數據顯示,2006年,該廠收入為7.14億瑞典克朗。

          垃圾分類回收產生的另兩大資源是通過生化處理沼氣和堆肥。

          在瑞典二代生態城區、馬爾默的西港區,住宅區中都有廚余垃圾處理器。住戶或者餐廳的食物殘渣通過廚余垃圾粉碎機處理制成漿狀,送到沼氣廠在生物反應器中發酵,就可得沼氣燃料或生物肥料。1噸食物殘渣可制造120—180立方米的沼氣。

          按計劃,2008年—2012年,斯德哥爾摩收集食物廢渣生產沼氣的量要從4500噸提高到18000噸。大多數沼氣用作環保汽車和公交車的燃料。

          斯德哥爾摩垃圾管理協會的尼爾斯說,1995年該市就引入了使用沼氣的卡車收集垃圾,現在全市共有75輛環保垃圾收集車。有600家餐館也志愿加入食物殘余處理體系。

          桑娜表示,2007年,全國9.5%的餐廳廚余以及2%的家庭廚余得生化處理。“目前我們開始意識到食物殘渣收集很有必要,但是如果要進一步提高廚余垃圾的回收利用,稅收須降低,不然沒人愿意嘗試。按照2008—2012年垃圾處理戰略計劃,希望至少35%的餐廳、蔬果店的食物殘渣,以及10%的家庭廚余能夠進行生化處理。我們的目標是到2015年,減少20%的食物浪費,這樣每年就能節省180億—280億瑞典克朗。”

          誰生產,誰負責

          垃圾回收不光是消費者的事情,企業生產者也要負責。

          1994年,瑞典政府提出了“生產者責任制”,法律規定生產者應在其產品上詳細說明產品被消費后的回收方式,消費者則有義務按照此說明對廢棄產品進行分類,并送到指定的回收處。這條法令適用于包裝、廢紙、汽車、輪胎等。生產商須保證廢舊物品的收集、運輸、再利用和填埋處理的程序合法化,即須以健康和環境保護為著眼點來處理廢舊物品。

          以廢舊家用電子、電器產品回收為例。消費者在購買時已經支付了廢舊家用電子電器的處理費用,而處理廢舊家用電子電器所需要的產品基本信息和資料只有制造商才掌握,所以從道義上講,制造商們有義務將廢舊家用電子電器回收,它們對零配件的再利用也是較有發言權的。

          對于沒有能力組建回收再利用體系的企業,瑞典成立了專門機構,如REPA(生產者責任制登記公司),使它們可以加入這些機構并交納會費,讓機構代為履行生產者責任制的義務。

          瑞典的愛立信公司曾對廢棄手機進行過示范項目的研究。項目開始階段,40%的手機零售商店參加回收廢棄手機,其中92%的商店希望愛立信公司能加入手機回收系統。

          愛立信公司的具體做法是先由零售商收集廢舊手機,然后經人工拆解分成6類,包括塑料、印刷電路板、顯示器、電池、電線和其他金屬部件,外包裝紙殼和使用手冊。回收后的塑料將作為建材用于生產高速公路的隔離墻。電路板中的汞、銅等金屬元素另由專業公司提取,有機物如環氧樹脂則轉化成燃料。顯示器在經過無害化處理后被填埋。電池將交給電池生產商,部分回用為原材料,部分賣給不銹鋼生產商。電線和金屬部件中的金屬將被提煉回收。外包裝紙殼和使用手冊等運送到城市集中供熱廠作為燃料。

          目前,我國國內也已經有不少企業擔負起在環境保護和資源循環利用的責任。利樂中國有限公司企劃傳播經理楊蕾告訴記者,就廢棄物的再生利用而言,較理想的目標是從資源回到資源。例如用于包裝牛奶和飲料的復合紙包裝,較好能讓紙板回到紙漿,鋁回到鋁,塑料回到塑料,這樣不僅可以提高經濟效益,更重要的是能夠實現物盡其用和資源節約的較大化,同時推動復合紙包裝回收與再生利用的產業鏈運轉起來。

          所以要實現“從資源回到資源”,須將紙、塑、鋁徹底分離。從2007年起,山東天藝塑膠有限公司聯合山東聊城大學專家,共同研發更適合中國國情的鋁塑分離技術。經過兩年攻關研發,“中國版”鋁塑分離技術終于取得成功,這項技術可以從利樂包裝中分離出高純度的鋁粉和塑料,不僅實現了利樂包裝的資源化,也提高了再生產品的附加值。

          但是利樂也有它們的困局。由于垃圾分類意識尚未在中國消費者中普遍形成,簡便易行的垃圾科學分類的標準化也存在缺位,中國消費者通常把廚余垃圾和包括無菌紙包裝在內的其他可回收垃圾混在一起,使得其在回收時難以被分揀,為后端的再處理增加了難度。

          目前,拾荒者仍是中國垃圾分類的主力軍。能賣上價錢的就要,賣不上價的就不要;廢品回收站是拾荒者的下游,在整個廢棄物回收利用產業鏈中處于承上啟下地位。所以,回收站的收購價和出售價直接影響拾荒者的收入和再生加工企業的成本。

          “目前以無菌復合紙包裝為原料的再生制品市場并沒有完全打開,還存在較大的產品升級、產能擴充的空間。如何進行技術升級,開發附加價值更高的產品成為了這些再生加工企業面臨的一大問題。”楊蕾說。▲


        本文由【易拉罐粉碎機】轉載。

        頁面版權備注
        本文版權歸 源通機械 所有;本文共被查閱 3083 次。
        未經授權,禁止任何站點鏡像、采集、或復制本站內容,違者通過法律途徑維權到底!
        国产精品亚洲五月天高清,久久大香伊蕉在人线观看热,成年黄页网站大全免费无码,久久婷婷色香五月综合缴缴情